能源安全必须立足国内为主

金融信息网 23 0

  能源安全是国家总体安全的组成部分,能源安全立足国内,要充分保障煤炭供应充足、价格平稳;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替代;坚持节能优先,形成崇尚节能的良好氛围。

  能源危机的警报仍未解除。近日,OPEC+达成9月每日增产10万桶石油的决定,这一数字仅相当于全球需求的0.1%。无论是因为无力增产,还是无心增产,这种“敷衍式增产”对于缓解全球能源紧张杯水车薪。自欧美国家对俄罗斯能源出口限制后,全球能源成本飙升,经济危机也在加深。此番旷日持久的国际能源危机再次提醒我们:保障能源安全必须立足“国内为主”。

  能源安全是国家总体安全的组成部分,如果一个国家能源安全无法保障,很可能带来颠覆性风险。俗话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排在第一位的“柴”就是能源,是生产生活必不可少的物质基础,是保障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命脉。

  任何一个国家,如果能源供应主要依赖进口,风险巨大。今年初以来,俄乌冲突以及较为激进的能源转型导致欧洲能源供应短缺,缺油缺气、电价飞涨,欧洲各国能否安全度冬令人担忧。俄乌冲突加深了世界各国对能源安全问题的担忧,很多国家开始重新审视能源供应对进口的过度依赖。

  相比欧洲的紧迫形势,我国得益于体制机制优势,除了油价与国际保持联动外,天然气、煤炭等化石能源目前都保持了价格稳定。即便如此,国际能源危机仍对我国能源安全具有很强的警示和借鉴意义。我国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高达70%、40%以上,尤其是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还在连年攀升。近年来,我国每年进口原油超2000亿美元,2021年进口原油外汇支出高达2573亿美元,创历史新高,同时进口原油有80%经过马六甲海峡,能源安全面临严峻挑战。

  从国家能源战略安全来看,我国追求能源独立步伐需要更加坚定。我国是能源消费大国,也是能源进口大国,面对错综复杂的外部形势、内部经济发展新态势以及“双碳”目标能源转型进程,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将能源安全上升至与粮食安全同等重要的战略高度,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能源高质量发展提出新的挑战与要求。我国能源资源禀赋虽然“富煤缺油少气”,但是“足能”。只要通过技术创新、搞活市场,用好多种能源,完全有能力将能源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

  能源安全立足国内,要做好煤炭这篇大文章。我国能情以煤为主,已探明煤炭储量占我国化石能源的90%以上。同时,我国煤炭产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煤炭在一次能源结构中仍处主导地位。在新能源“立”住之前,要充分保障煤炭供应充足、价格平稳。构建完善的煤炭供需预测预警体系和调节机制,防止煤炭产能无序扩张或收缩,保障市场平稳运行。完善煤炭产供储销体系、落实新一轮定价机制,引导煤炭价格在合理区间运行。此外,要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推动煤电节能降碳改造、灵活性改造、供热改造“三改联动”,保持煤电动态合理装机规模,并有序发展现代煤化工。

  能源安全立足国内,要大力推动可再生能源替代。从资源储量来看,我国水能技术可开发量达6.87亿千瓦,目前开发程度仅为57.1%。低风速资源潜力至少在14亿千瓦,目前仅利用了其中的8%左右。太阳能可开发潜力更是高达千亿千瓦量级。从技术和产业链来看,我们已拥有全球最完备的可再生能源技术产业体系。水电领域具备全球最大的百万千瓦水轮机组自主设计制造能力。低风速、抗台风、超高塔架风电技术位居世界前列。光伏发电多次刷新电池转换效率世界纪录,光伏产业占据全球主导地位。全产业链集成制造有力推动风电、光伏发电成本大幅下降。无论是资源储量还是产业技术条件,通过可再生能源替代都足以支撑我国能源独立,还可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一个可行的中国解决方案。

标签: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