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国际大赛上国内团队问鼎冠军打败欧美竞争者!

金融信息网 21 0

  谈到我国在科技领域“卡脖子”问题,不少人第一印象就是芯片行业,华为麒麟9000芯片“绝版”至今令网友愤愤不平,希望能够尽快制造出先进的光刻机扬眉吐气。但更多人不知道,除了硬件方面遭受重重阻碍,我们在软件技术上同样有很长的路要走,其深远的影响甚至超越硬件。

  要想生产芯片,前提必须拥有设计芯片的能力,例如EDA软件遭遇限制后,连设计芯片的能力都没有,又何谈生产呢?归根到底,还是我们在互联网领域存在“欠账”,需要不断有科技企业共同努力,更重要的是不能“闭门造车”,需要走出去和世界上最强的对手比拼,如同练就绝世武功必须与高手过招,唯有如此才能不断精进功力。

  2019年,斯坦福大学发起OGB挑战赛,这项名为“Open Graph Benchmark”的比赛被称为知识图谱领域的“世界杯”,拥有和“图灵奖”相当的崇高地位。苹果公司那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Logo,就是乔布斯为了纪念艾伦·图灵而设计的标志,由此可见两个奖项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每次赛事都能引发全球关注,只是奖项往往被欧美团队所包揽。

  图灵奖自1966年设立以来,至今共有74位获奖者,其中只有一位中国科学家姚期智获奖,这也是唯一一次获得该奖项的中国人。不过大家也不要气馁,随着我国在互联网领域的强势崛起,已经拥有终结欧美团队垄断地位的能力,一家来自国内的互联网科技企业,正式打败了图灵奖获得者约舒亚·本希奥团队,而且还是大胜而归。

  最新一届的OGB挑战赛上,国内360人工智能研究院、阿里巴巴、以及美国蒙特利尔大学、Meta(Facebook)等世界顶级团队同台竞技。经过激烈角逐之后,中国团队包揽前五名中的三席,其中360人工智能院更是包揽一二名,成为超越全球竞争者的国内公司,这样的大胜也宣告着国内互联网企业强势崛起,不是凭借侥幸赢得比赛。

  其实OGB挑战赛并不复杂,简单理解就像是比武选盟主,各大公司凭借实力来打擂,根据最后的成绩选出获胜者。这样的比赛规则听起来简单,实际应对起来非常困难,需要有深厚的功底作为支撑,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连参赛资格都没有。

  更具体地说,OGB比赛项目包括节点性质预测、图性质预测等前沿技术,以难度高、规模大、场景复杂著称。获得冠军的360人工智能研究院接到的项目更是复杂,由维基百科知识库演进而来,数据量庞大且极具价值,最终依靠着其自主研发的原创模型赢得比赛,部分已经应用于数字安全、互联网等领域,将技术转化为实用才是目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标签: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