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脸科技创始人、董事长、CEO何一兵:元宇宙的核心是场景连接

金融信息网 28 0

  技术路线图下,脸脸科技提出了“2500万个场景革命”,开始打造基于未来的场景互联网格。

  2021年10月28日,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Facebook Connect”大会上将Facebook更名为“Meta”,宣布公司将专注于转向以虚拟现实为主的新兴计算平台。

  而在此前后,包括微软、英伟达、腾讯、百度、网易等在内的多家国内外巨头企业均宣布了在元宇宙领域的布局。甚至上海市政府在年底的市委经济工作会议上也提出了“引导企业加紧研究未来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相交互的重要平台”的政策表态。

  脸脸科技创始人、董事长、CEO何一兵提出了元宇宙发展的三个阶段:“首先是虚拟世界的构建,比如现在已经有人去元宇宙买地盖房;其次是打造现实世界的全息仿真,比如提供给外科医生的尸体解剖;再次,才能进入更高级的阶段,即是构建全息仿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融合。”在何一兵看来,“随着AR/VR技术的不断精进,AR眼镜有可能取代手机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透过眼镜感知到的世界既是现实的也是虚拟的,人类将生活在虚拟和现实互相交叉的世界里。”

  正在这一技术路线图下,脸脸科技提出了“2500万个场景革命”,开始打造基于未来的场景互联网格。通过移动互联网、大数据、AI等新技术的综合运用为实体商业赋能,希望通过“数字孪生”的模式为未来元宇宙时代的真正到来做好准备。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何一兵。

  脸脸现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店开在屏上,实际上是帮助线下商业场景实现数字化,即“数字挛生”。

  《中国经营报》:2021年,互联网科技巨头纷纷入局“元宇宙”,是否意味着下一个新的风口已经开启?

  何一兵:我认为用一个简单的“风口”还不能够去概括元宇宙的重要性,应该是用一个“时代”去表达更为准确。在此之前,我们从PC互联网时代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接下来,我们要进入的时代是“元宇宙”的时代。

  如果说PC互联网时代是互联网1.0,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互联网2.0的话,那么元宇宙时代可以理解成互联网3.0。我们说,从1995年到2007年这12年,我们把所有的桌面电脑连成了一张网络,形成了一个desk on line的网上世界。2007年,乔布斯发布了iphone1,移动智能终端问世,此后,这个移动终端就像人的一个器官一样,形成了一个人与人之间进行连接的网络。

  到了元宇宙时代,移动终端将由“手机”这种专注个人计算的平台转换成“眼镜”这种以场景计算为核心的平台,因为元宇宙未来的核心思想就是场景的连接。它改变的,将不仅仅是我们商业的某一个方面,也不仅仅是生活的某一个方面,而是会全面地影响我们的世界。

  从狭义的角度进行理解,虚拟世界的构建是从VR、AR开始的,与传统的线下物理世界的创造和改变不同,VR、AR带来的对世界表达方式的改变,让人类开始慢慢有了一个上帝视角,就像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未来简史》中所描述的“神性的觉醒”。这一“神性”将不仅仅体现在对新世界的“掌控力”方面,同时还有定义的能力,是人类对自我的认知突破。

  我非常确定,人类将要跨入的下一个时代,将带来非常大的改变,但是现在其实还远远不是。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所构造的数字世界,充其量只能算是元宇宙的史前时代,而2021年也只能称作“元宇宙元年”。

  《中国经营报》:当前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裹挟了很多实体产业进行数字化变革,那么,从元宇宙未来的发展路径来看,哪些行业企业还会被“元宇宙”裹挟带入?

  何一兵: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交互、融合、叠加将是元宇宙最后完成的阶段,虽然还不是终极的状态,但它具有重要意义。它标志着个人计算平台向场景计算平台的转换,比如脸脸科技现正在打造的购物中心,就是把现实世界当中的场景“大屏”,升级成场景计算平台。

  关于场景计算平台,可以用一个例子说明,比如有人开车喜欢看线下的路标,有人现在更适应听线上的导航,但如果导航错了,走的路也就错了。但在虚拟世界里,计算平台从手机换成了眼镜,你的眼睛会看到一个虚拟世界叠加在一个现实世界上,你看到的路牌是在虚拟世界里,但它叠加在了现实的高速公路上。

  同样的,在商业世界里,我们有线下商业的形态,也有线上的电商,但在未来的元宇宙时代,你通过眼镜这个计算平台看到的商品(比如杯子),直接就可以知道它的不同的规格和价格,甚至对着这个商品做个手势就可以下单。因为有AR打造的虚拟世界叠加在这个商品上。

  所以,在PC互联网时代的电商形态,是人们把线下的各种商品图片、文字数字化放到网上,打造了一个信息平台,我把它定义为“店在平台”。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头部带货主播就是一家店,拼多多通过人的社交关系,来做社交电商。这种新的电商模式是以人为中心的,我把它定义为“店随人走”。脸脸现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店开在屏上,实际上是帮助线下商业场景实现数字化,即“数字孪生”。

  可以说,我们当前做的事情,恰恰是在为未来真正元宇宙时代的到来打下场景的基础。

  《中国经营报》:你们曾经提出过“2500万个场景革命”和“屏化空间”,以及“脸脸科技未来会是元宇宙购物的必经之路”,这一定位背后的商业逻辑是什么?

  何一兵:是的,脸脸科技有一个口号叫“2500万个场景革命”。我们的重点是聚焦在购物中心、传统的商业门店等线下的商业场景,希望帮助他们实现数字化。商业场景的核心元素有三个,即人、货、场。事实上我们把放在购物中心里面的大屏升级成了一个场景计算平台,通过场景进行计算,跑各种应用,通过超级屏店实现人、货、场在场景里面的数字孪生。

  在数字孪生体里,人对应的是流量,平台对应的是场,货对应的是数字化的内容。可以说,我们当前做的事情,恰恰是在为未来真正元宇宙时代的到来打下场景的基础。未来,脸脸打造的超级屏店可能会消失,最终将与眼镜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场景计算平台。

  当然,这在技术路径和商业路径上会有一些门槛,比如只有真正的MR眼镜(混合眼镜)技术的突破,才能将我们从元宇宙的史前时代真正带入元宇宙时代,我的一个基本判断这至少要在5年以后。但是,元宇宙的概念会让我们更加系统地去思考未来,把企业的商业远景放在元宇宙的框架下进行分析,让我们更加坚定脸脸科技以场景为核心,通过打造场景的数字孪生来赋能线下商业,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逻辑,这也让我们当下所做的事情有了更长久的意义。

  所以,以5年为期,我们正在做的就是以购物中心为核心,打造2~5公里范围的场景互联网格,估计到明年,这一网格可能会覆盖中国1000个购物中心,包括一、二、三线城市的头部购物中心。

  《中国经营报》:对商家而言,脸脸科技的“屏”是基于存量的改变,还是会产生增量的消费内容?

  何一兵:可以这样理解,对于典型的逛商场用户来说,消费需求是在逛的过程当中被场景触发的,这样,脸脸科技的屏就可以叠加非常多的应用,其核心是帮助购物中心实现屏前客流的数字化运营,更形象地说,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屏店”。

  比如,你到了购物中心,有一家店在3楼、4楼,你不一定会去逛,但是我的屏店是在1楼人流量比较聚集的地方,我就可以把3楼、4楼的商品,放到我这个屏店上。用一些更加好玩的游戏,以及一些会员权益的设计,实现屏前客流的数字化的转化、引流,把他引到3楼、4楼去。

  我们把这种电商模式叫作“场景电商”,实现的客流的运营逻辑叫O2O2O,即先是offline to online,然后再online to offline,就是先将线下客流数字化,然后再把客流引导到购物中心里面的各个门店进行消费,从而形成对客流的运营闭环。

  由此,脸脸科技的“屏”,既有存量的改变,也有增量的内容。事实上,现实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存量品,是一个屏的世界,只是需要进行旨在双向互动的场景计算的升级。同时,还有相当大的空间立面需要被屏化,比如如何打通地铁空间和线上商业空间的连接等等。所以,基于场景互联的想象空间非常大,当有一天眼镜作为新的计算平台成熟之后,脸脸科技的内容都将为那个时代做好准备。

  创业的气场很重要,就是活着是最重要的,要想尽一切办法活着,不管在什么阶段,你始终要找到能够挣钱让企业生存下去的办法。

  《中国经营报》:你曾是中国黄页和e签宝的创始人,从你个人的创业轨迹来看,你认为有一定的连续性吗?

  何一兵:有,而且有非常大的连接和连续。坦率地说,1995年我们创办的中国黄页,算是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当时我们帮线下的企业,特别是外贸型企业做网站,搭建全英文的平台,就是利用互联网把中国企业的信息传播到海外去,后来阿里巴巴也是循着这个思路来展开的。它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企业服务,从中国黄页到后来的e签宝再到脸脸科技,我们背后都是toB的基因。

  e签宝是互联网的一个基础工具,因为当我们在构建一个线上世界的时候,基本上已经实现了全数字运营的闭环,比如网上购物、网上办事、网上支付等。但一旦涉及签署合同时,就都要从信息高速公路上下车,然后大家签字、盖章,用快递寄来寄去,或者人跑来跑去,这是全社会完全实现全数字化运营的最后一个梗阻,要把这个梗阻打通,就一定要实现电子签名。

  我们做e签宝时,我国的《电子签名法》还没有颁布,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互联网的发展一定会迎来这样的一个时期,但没想到时间有点长。

  何一兵:多数创业者大概率是“前浪死在沙滩上”,是抓不住机会的,我比较特别,可能经验也不能完全复制。不过,有一点是可以分享的,那就是不要轻易放弃,尽量让企业活的那一口气比较长。创业的气场很重要,就是活着是最重要的,要想尽一切办法活着,不管在什么阶段,你始终要找到能够挣钱让企业生存下去的办法。当然,你也不能为活着就失去了理想,所以这里有一个节奏的把握。

  我们创立e签宝后的前12年,公司都只有10个人左右的规模,一直到2015年,我们做出了上云的重大改变,一下子就抓住了风口,不然的话可能也就是一家小公司。但现在它是电子签名领域的领导者,合作伙伴遍布全球顶级企业,我们在2021年9月完成中国电子签名行业首个E轮融资,金额达12亿元,同月战略并购金格科技。最终在核心业务中释放了它的价值。

标签: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