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程科技聚焦智慧农业凭什么要做重庆第一家农业科技上市企业?

金融信息网 17 0

  重庆,应该是全国农业发展中较有特色的区域之一,从地理环境的多样性、农业人口比例、种植品类的丰富程度上来说,

  但是因为偏居西南一隅,很多相关从业者都未将视线落在西南,重庆农业科技发展相对迟滞。今天,有一家农业科技公司不仅将主战场放在的重庆,并且定下了“立足重庆,深耕西南,放眼全国”、做重庆第一家农业科技上市企业的目标,此家公司即为冲程科技。近期,35斗拜访了这家公司,与其CEO杨长新做了交流,他为我们介绍了冲程科技落户重庆的缘由、现有布局策略和未来发展规划。

  冲程科技成立于2020年,创始团队均来自阿里巴巴、百度、美的、华夏航空等巨头产业公司,拥有丰富的产品研发、解决方案及项目交付经验。冲程科技旨在融合IoT、大数据、AI、云计算等前沿信息技术及系统解决方案,构建全新的农业生产方式。对于冲程科技而言,所谓全新的农业生产方式意味着农业生产智慧化、农产品流通数据化、农产品销售规模化,为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提供数字化赋能,从而推动智慧乡村建设,助力中国乡村振兴。

  早在2018年,在农业领域创业的种子就已埋下,彼时杨长新还在朗新集团(股票代码:300682),正考虑将工业互联网的经验转移到农业领域来。借由朗新集团探索新业务板块,他开始往农业的方向进发,做了一些成功或失败的探索。2020年,中国的脱贫攻坚到了尾声,对乡村振兴的方向也越来越明确,政府、科研机构、企业做了很多尝试。此时,冲程科技的主体团队基本成型,结合政策和他们对农业的认识,还有之前做项目的经验,开始向农业进发。

  初入农业领域时,有两个项目让杨长新的团队印象深刻。第一个是内蒙古某地的智慧灌溉项目。由于对当地的气候和自然环境不了解,在极端天气阻碍和野生动物的侵蚀下,项目进展缓慢。这个项目使团队深刻的意识到,并不是只要做好标准化产品就好,不同地方的农业有不同的气候、地理环境和风土人情,所以因地制宜很重要。

  第二个项目是重庆某地的花椒大数据平台项目,团队负责将该地56万亩的花椒产业数字化,其中包含花椒种植、收购、加工等环节。得到了政府和合作伙伴的认可。这一成功探索让团队意识到“真正有价值的农业科技公司光做种植还不够,必须把农业的一二三产打通,做整体数字化赋能,这样才有形成产业集群的可能。”杨长新向我们透露,目前团队在进行的某地“柑橘产业集群”方案也延续了这一思路,依托冲程数字农业产品方案,为智慧柑橘的全产业链(育种-选种-种植、采摘、运输、加工、渠道、品牌推广等)提供数字化赋能。

  杨长新已经入行三年多了,创办冲程科技也有半年多的时间,这期间,冲程团队做了很多成功的项目,形成了比较聚焦的山地农业赛道体系。杨长新认为,“在农业领域,做精才能做强。”冲程科技专注的赛道被他概括为“3+1+n”,“3”是智慧果园、智慧蚕桑和高密度智慧水产,“1”是智慧设施农业,“n”是正在开拓的赛道,例如武陵山区某地数字乡村项目为代表的数字乡村等等。

  智慧果园:目前的品类主要是柑橘,重庆的三峡柑橘带是全世界最优质的产区之一,但是由于国家在2020年提出“防止基本耕地‘非粮化’”的要求,农民不得不将果树的种植范围转移到海拔较高的地方去,由于育种、选种、种植、耕作的复杂度提升,农户对农业数字化的需求也随之扩大。

  智慧蚕桑:初期主要和黔江金溪政府、西南大学家蚕基因组国家重点实验室以及重庆市云数协数字农业中心合作“数字蚕桑一二三产结合”的示范点,目前,该示范点产出生丝价格可以达到48万/吨,数字化赋能升级完成后,单在有机认证溯源版块,就可以为每吨生丝带来3万元左右的额外收入

  工业化水产养殖:重庆目前每年的淡水鱼缺口约为6~8万吨。传统的养殖方法存在数字化程度低、产量不稳定、不可持续性等痛点。冲程科技联合重庆市云数协数字农业中心以及西南大学水产学院等机构合作,研发了一套高密度智慧水产养殖系统,该系统包含1个大池和4个小池,标准化程度极高,实时鱼池监控技术及智能循环水质功能。这套成本不到10万的产品经过实地测试,能够使人工成本降低80%,饲料成本减少20%,并且可以根据企业方的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

  设施农业:设施农业是一项造价高、产值高的赛道。尤其是建设高标准的工业化大棚对环境控制要求很高,冲程科技希望打造数据可视化、管理自动化、生产标准化的智慧温室大棚。目前在云阳、海宁等地有示范项目。

  杨长新所理解的智慧农业不是为了取代人,而是让农民更有尊严的种田。他说“以前农民很辛苦,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结果一年到头还亏了。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不是为了增加它的成本,而是尽可能降低成本,让农民更轻松地种田,并且收入变高”。所以冲程科技为市场提供的是一种易操作、低成本、可复制、标准化程度高的产品模式。一方面,冲程科技由于硬件、平台都是自有的,在重庆、四川、浙江、甘肃、新疆等地有很多经过验证的项目,所以相对而言成本低、可信度高;不仅如此,不同于传统农业科技公司采用的一次性收费的方式,冲程科技采用的一次较低投入+分期SaaS年费的模式,大大减轻了农场主的前期投入。

  他告诉我们,进入农业领域后,他的很多固有认知都被推翻了。以前认为做农业很简单,真正接触后才发现,农业从育种到种植再到销售都是一个很复杂的链条,只提供单一的硬件产品是不够的。互联网大厂拥有很完善的软硬件体系,在很多领域都有布局——零售电商、社交、房地产、通信——他们似乎做什么都能成功。但农业不一样,即使农业已经进化到4.0阶段,面对复杂的地理气候环境和多变的育种挑战,付出时间和耐心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这也是冲程科技商业模式的不可替代之处。杨长新说,“在这个领域,没有赢者通吃的情况。”

  梳理冲程科技的核心亮点,其独特之处有三:一是聚焦山地丘陵,发展可复制、可验证的数字化农业模式;二是提供从产种养殖到储运加工再到销售金融的解决方案,而非单一的硬件产品;三是拥有很强的科研转化能力,冲程科技主体团队来自阿里巴巴、百度、美的、华夏航空等巨头产业公司,有很深的技术沉淀,其产品已经实现了从0到1的跨越。

  前述的大多数项目都是在重庆运营,那么从这样一个地理环境和城市环境特殊的地方开始,是否会限制公司的发展?

  选择重庆作为起点,有优势也有劣势,这个问题公司在成立之初就考虑过。放弃了基础设施建设较好的广袤的平原地区,也意味着放弃了和巨头正面竞争的可能。团队选择这里的原因之一是“重庆是中国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区域。重庆怎么样,中国就怎么样”。重庆超七成面积是山地丘陵,中国有66%的面积是山地丘陵;重庆有2/3的人口是农业相关人口,和整个中国的情况很相似。重庆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一个微缩版的中国,把拥有复杂地形、复杂生态环境和复杂作物体系的西南农业做好了,就能比较容易地在江浙、福建、两广地区复制,如果反过来就很难。

  农业领域的底层技术已经在工业等领域得到成熟的应用,但技术如何扎根土地、服务农民仍然需要不断探索。

标签: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