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金融科技热潮为“脏钱”打开方便之门 英国因洗钱活动年损1000亿英镑

金融信息网 88 0

  原标题:伦敦金融科技热潮为“脏钱”打开方便之门 英国因洗钱活动年损1000亿英镑

  从位于伦敦金融城东部边缘的英国央行步行10分钟,就会来到一个崭新的影子货币世界的入口。

  Moorwand Ltd.的办公室位于这里的公爵广场。作为一家快速成长的行业新贵,Moorwand将自己标榜为传统银行的替代品,能在全球范围转移资金。据估计,仅在英国,每天就有14亿英镑(19亿美元)的资金通过像Moorwand这样不受多少监管的数字支付公司快速流动。虽然这只是英国金融流量的一小部分,但批评人士警告说,这一体系正在为“脏钱”打开大门。

  自2018年以来,英国监管机构批准了200多家电子货币机构(EMI),Moorwand就是其中之一。麻烦很快接踵而至:彭博新闻社看到的银行内部文件显示,丹麦一家小银行在与Moorwand建立了密切的业务关系后,被曝出数百笔涉及该支付公司的可疑交易。2018年,丹麦监管部门以违反洗钱法为由,查封了这家名为Kobenhavns Andelskasse的银行,并将案件移交警方。

  Moorwand由摩尔多瓦商人瓦伊尔·苏莱曼·阿尔玛里(Wael Sulaiman Almaree)控股,尚未被指控存在不当行为,仍被授权转移客户资金。阿尔玛里和Moorwand均未回应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监管部门当初向EMI颁发执照,是为了提高伦敦作为金融科技中心的声誉,并促进银行业竞争,但如今围绕数十家EMI的质疑声四起。彭博看到的数百份监管、法律和企业备案文件勾勒出伦敦金融城这个新角落令人不安的图景。这些文件也体现出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简称FCA)的监管漏洞。

  彭博的评估发现,在获得FCA批准的EMI中,有些公司的高管或股东与波罗的海洗钱丑闻、发生在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的涉嫌金融不法行为、美国的医疗欺诈以及发生在卢森堡和澳大利亚的涉嫌不法行为有关。其中数十家公司由英国以外司法辖区的投资者控制,包括英属维尔京群岛、塞浦路斯、乌克兰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一些公司公开吹嘘自己与高风险客户有生意往来。

  全球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英国分支机构2021年12月在一份报告中警告称,获得FCA许可的EMI中,逾三分之一显露出与其经营活动、股东或董事有关的危险信号。

  曾就职于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lc)、北欧银行(Nordea Bank Abp)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 SA)等机构的金融犯罪分析师格雷厄姆·巴罗(Graham Barrow)说:“即使没有那些有犯罪意图者进入该领域所增添的复杂性,这里也相当于西部蛮荒。现在的状况就好比一场混战,而监管机构正拼命地亡羊补牢。”

  FCA数据显示,该机构已采取了一些行动。对于去年收到的89份申请,FCA拒绝了其中的50个,并在最近对EMI进行了八次正式评估。该监管机构此前还对四家公司设置了业务限制。

  FCA的一位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称:“我们在着重打击金融犯罪。我们已经做了大量工作,以提高针对支付和电子货币公司的反金融犯罪标准,包括对一些公司设置业务限制。如果有公司达不到我们所期望的标准,我们将继续采取果断行动。”该发言人拒绝就Moorwand或其他公司发表评论。

  EMI出现在大约十年前,主要提供交易处理、预付卡、海外汇款和数字钱包等支付服务。但伦敦会计师事务所Berg Kaprow Lewis LLP的合伙人乔恩·韦奇(Jon Wedge)说,这些公司的服务对象通常是传统银行拒绝接待的高风险客户,比如加密货币交易者。

  与支付公司有工作往来的韦奇说:“这帮家伙得不到银行的服务。他们(EMI)现在做的就是填补市场空白,这是大型零售银行或主要收单银行所无法填补的。”

  据政府估计,洗钱活动每年给英国造成了超过1000亿英镑的损失。韦奇和其他人说,如果没有更严格的监管,EMI的肆意扩张可能进一步败坏伦敦的声誉,使其成为脏钱中心。在2021年德国公司Wirecard AG破产后,这种担忧变得更加紧迫。作为Wirecard的主要监管部门,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在该公司因账户上凭空消失23亿美元而暴雷前,未能通过任何迹象察觉出这是一场骗局。

  伦敦大学学院研究电子货币机构的法学教授艾伦·布伦纳(Alan Brener)说:“如果你坐在FCA某人的位子上,你会感到担心。在我眼皮底下,是不是还有另一个Wirecard在神出鬼没?你就像是找化石一样,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或不止一个。”

  布伦纳表示,多年来欧洲各国政府一直试图重组支付行业,希望从跨国银行手中拿回控制权,帮助客户降低成本。欧盟2007年颁布、约十年后重新修订的《支付服务指令》(Payments Services Directive)旨在简化支付交易,鼓励新成员进入市场。

  电子货币公司受到的监管通常比银行要宽松。这些公司可以处理支付交易,也可以持有客户资金,但客户不受国家存款保险计划的保护,企业也不能放贷。

  包括Revolut Ltd.和内的更成熟的公司以及数十家规模较小的公司都是伦敦日益壮大的金融科技领域的一份子。伦敦金融科技行业是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行业之一,英国退欧后受到英国政府的重视。从2017年到2020年初,电子货币账户的使用率增加了三倍,达到4%。不监管电子货币公司的英国央行说,趴在这些公司账上的客户存款达到100亿欧元(合113亿美元)左右。

  行业发展的同时,伴随而来的可能是更大的冒险行为。在截至2020年3月的一年,与电子支付行业有关的可疑活动报告(SAR)数量增加了三倍。英国国家打击犯罪调查局(National Crime Agency)的一位发言人说,考虑到该行业的扩张,可疑活动报告的激增并不意外。企业和个人一旦发现可疑行为,就必须提交可疑活动报告。英国央行警告称,该行业“未来可能出现系统性风险。”

  没人比Moorwand前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考特尼奇(Robert Courtneidge)更喜爱这个行业了。考特尼奇今年57岁,1990年至今一直是有执业资格的律师,因在支付领域积累了专业知识而享有声望。

  在2010年代中期之前,他曾在美国洛克律师事务所(Locke Lord LLP)担任顾问,多次出席伦敦举办的金融科技行业颁奖典礼,并开始在电子货币机构担任董事会职务。他还为人称“加密女王”的保加利亚人茹雅·伊戈纳托娃(Ruja Ignatova)提供过一些关于加密货币的咨询服务,后者当时正在推广维卡币(OneCoin)。美国检方指控她操纵了一场规模高达40亿美元的欺诈案。她从未出庭面对这些指控。

  2015年,考特尼奇成为伦敦公司AF Payments Ltd的董事,几年后该公司获得了EMI牌照。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是金融科技领域的企业家盖伊·雷蒙德·埃尔·库利(Guy Raymond El Khoury),但资料显示该公司唯一一个上市股东是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一家实体。

  埃尔·库利此前经营过FBME Card Services Ltd.,这是FBME Bank Ltd.的关联企业。这家银行被指控为犯罪组织和等准军事组织洗钱,因此被禁止进入美国金融体系。埃尔·库利通过律师说,他不对那家信用卡服务公司的不法行为负责,该公司不仅没参与洗钱,还寻求结束这一行为。埃尔·库利、AF Payments和考特尼奇都没有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

  考特尼奇2016年加入了另一家电子货币机构CFS-ZIPP Ltd.的董事会。英国去年提起的一项法律诉讼显示,他涉嫌帮助安排了一笔150万英镑的贷款,由该公司及其所有者提供给一家外汇交易公司,贷款交易由当时的一位商业伙伴促成。这家名为SwissPro Asset Management AG的资产管理公司于2019年倒闭,亏损超过5000万英镑。瑞士监管机构在一封致债权人的信中说,该公司“似乎是一个庞氏骗局。”同年离开CFS-ZIPP董事会的考特尼奇未被指控有不当行为。

  2018年,在ePayments Systems Ltd. 从FCA获得电子货币机构牌照两个月后,考特尼奇成为该公司董事。英国备案文件显示,该公司由俄罗斯商人米哈伊尔·罗曼诺夫(Mikhail Rymanov)创立,控股股东为身份不明的海外企业,共沉淀了约1.75亿英镑的客户资金。2020年2月,在FCA调查其反洗钱管控措施后,该公司宣布暂停所有活动。几天后,考特尼奇离开了董事会,未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

  Epayments 2021年12月在其网站上表示,公司已恢复运营。律师事务所Greenberg Traurig的律师马苏德·扎贝蒂(Masoud Zabeti)称,该公司“制定了一种强有力的、行业领先的方法,可杜绝欺诈,防止洗钱。”

  对于自己在ePayments或其它公司的履职,考特尼奇不予评论。但在一份致彭博新闻社的声明中,他说EMI行业为应对从严的审查,“近年来发生了很大转变。”他说:“不仅在理解和执行符合FCA指南的相关规定方面有了显著改善,将该指南付诸实践的操作能力也大大提高。”

  在总计290页篇幅的支付服务公司指导手册中,FCA列明了严格的审批程序。申请人需要让该监管机构相信,其高管“声誉良好”,没有犯罪前科,没有受到其他监管机构的调查,也没有在民事诉讼中有不良记录。如果申请人获批后被提出质疑,监管机构将拥有广泛的执法选择,包括进行搜查、调查其经营活动,以及暂停甚至吊销营业执照。

  但是拥有权力和行使权力是两码事。英国央行2019年警告称,对支付公司的监管可能存在漏洞,并呼吁对该行业的监管方式进行全面审查。自去年初迷你债券发行公司London Capital & Finance Plc倒闭以来,FCA一直受到立法者的批评。该公司的倒闭让散户投资者蒙受了逾3亿美元的损失。

  那起案件并不涉及电子支付,但随后的调查发现,在时任FCA负责人、现任英国央行行长的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领导下,相关调查工作进展缓慢。贝利的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英国议会的一个委员会在2021年6月得出结论,认为FCA必须设立关键的任务节点,来改变其行事风格。该机构已向立法机构提出申请,要求赋予它更大权力来监督EMI领域的管理人员,从而拥有对银行业高管一样的监督权。

  常与支付公司打交道的合规律师简∙吉(Jane Jee)表示,FCA进行审查的风险很低,该机构缺乏调查人员,在打击金融犯罪方面也没有什么力度。

  “FCA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吉说。“它没有足够的资源,又面临着开放市场的压力。”

  一些执法行动揭示出了更多问题。以总部位于伦敦的Allied Wallet Ltd.为例,2019年,该公司被FCA勒令清算,而它刚刚在18个月前获得了EMI牌照。当年5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指控该公司及其所有者艾哈迈德∙卡瓦贾(Ahmad Khawaja)为一些庞氏骗局处理支付业务,后来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对其判罚了1.1亿美元。2021年8月,马萨诸塞州检察官指控卡瓦贾等人策划诈骗活动,涉案金额达1.5亿美元。

  FCA工作人员在受理卡瓦贾的申请时,他几乎没有清白的记录。2010年,他和一家同名的美国公司支付了1300万美元,以了结联邦政府对他们提出的为赌博机构非法处理资金往来的指控。卡瓦贾还是另一起案件的漏网者,他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在FCA于2018年4月批准Moorwand的业务执照申请时,阿尔玛里正在取得这家公司的掌控权。据报道,阿尔玛里娶了前摩尔多瓦政要迪米特鲁∙迪亚科夫(Dumitru Diacov)的女儿。据知情人士透露,众所周知,阿尔玛里常常在基希纳乌最好的餐厅招揽客户,但也有人被他的武装随从吓到了。

  当考特尼奇于2018年初担任Moorwand首席执行官时,该公司正与Kobenhavns Andelskasse增进关系。阿尔玛里成为这家合作银行的股东,考特尼奇进入了董事会。

  彭博新闻社看到的一份监管调查资料显示,当时,该银行正在从马绍尔群岛和伯利兹等地招揽客户。那年8月,丹麦金融监管机构报警并要求进行调查,称注意到该行支付服务业务吸引的“大量客户与该合作银行原本不存在正常联系”,并且“他们的交易很可能与洗钱和融资有关”。

  几周后,该银行被置于丹麦金融当局的管理之下。据调查该丑闻的丹麦报纸《Borsen》报道,警方查封了与阿尔玛里和Moorwand有关的存有数百万美元的几个账户。丹麦负责监管严重欺诈的机构证实对Kobenhavns Andelskasse的调查正在进行中,但不予进一步置评。丹麦的金融监管机构也不予置评。

  考特尼奇于2020年离开Moorwand,他没有被指控有不当行为。阿尔玛里和Moorwand也没有受到指控。与此同时,领英上的档案资料显示,该银行的关键岗位,包括风险管理和客户发展部的岗位,都被调到了摩尔多瓦。

  考特尼奇仍然活跃在这个行业。2021年10月,他担任了英国“新兴支付奖”(Emerging Payments Awards)评委,在颁奖礼上接受采访时谈到了电子支付公司面临的挑战。“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考特尼奇说。“监管机构正努力把工作做好。”

标签: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