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新闻频道

百诺体检网 32 0

  第一财经日报消息:11月下旬,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培训会在昆明召开。“要等相关的文件发下来,现在对新条例还没有完全吃透。”与会的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安全监管处一位人士说。

  这位人士指的这份新条例就是,11月1日由国务院公布的《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该条例的正式实施,取代了之前实施了将近20年的《品管理办法》、《精神药品管理办法》两法,从药物种植、生产源头到最终临床使用,层层设防,计划把控。

  “新条例的出台,很大程度上是由实际情况推动的。”这位人士说。而目前品和精神药品非法流失的“实际情况”,已经使得管理体制的理顺显得非常迫切。

  “药品和毒品的差异,很大程度上仅是指其用途不同,一旦流入非管制渠道,就容易变成了毒品。”广州市药监局的一位人士说,它们的制作方法往往又非常简单。比如,俗称“”的固体的提纯,就是将化学药品注射液变为固体结晶的过程。“从药品到毒品,只是一步之差。”

  中国品协会上交给SFDA的一份统计材料中显示:自1998年至2004年上半年,原料药及制剂基本上呈逐年递增趋势,但在2003年至2004年上半年,原料药增长趋势异常猛烈,而出口却大幅下降,国内用量骤增。

  2004年1~6月,原料药生产12.7吨,国内销售5.9吨,而1998年~2001年,国内销售仅1吨。2002年,国内临床使用注射液是700万支,2003年的用量则超过了前5年的总量,2004年1~6月的用量则超过了2003年的总量,但实际医疗使用基本上没有发生变化。这说明相当一部分已进入了非法流失渠道。

  “连主流渠道都出事了。”上述广州药监局人士告诉记者,在该局去年的调查中,某全国一级批发企业(一级麻供点)旗下子公司也曾有几十件注射液通过现金交易的方式转卖给没有任何经营、购买资质的个人,流入了非法渠道。

  而按照相关管理办法规定,购货者需要提供身份证复印件、单位证明、药监部门开具的经营许可和购买证明,医疗机构则需持有“购用印鉴证”,个人需持有“麻卡”,并且禁止任何购货单位采取现金交易。

  与类似,同在近两年从二类精神药品升级为一类精神药品的(俗称、),也是流失相当严重的一种。类似的倒买倒卖现象至目前为止仍然可以用“猖狂”来形容,而网络购买就是其中一种。

  记者查询发现,兜卖的网页信息不在少数。当记者以开迪厅职业为由与其中一位倒卖者联系时,对方称,一瓶(50粒)售价300元,三瓶以上可以低于750元,“恩华药业徐州制药厂原厂没开封货”。以“先购一瓶试货,验线%定金,货到付款的方式”交易。

  为打消记者的顾虑,对方还提供了三份之前销售的货物公司运单号,分别为: 11871860、11871861、11871862。记者通过佳吉快运公司货物运单查询发现,这三批货物于2005年10月19日从黑龙江省哈尔滨太平区分别发往深圳、银川、江门三地,重量共计4kg,都作为配件发货,提货人只需凭身份证提取即可。

  “从山东也可以发货,发货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不用查,提货之后有关发货和提货的单据都全部烧毁。”

  该贩卖者声称自己是从“某省医药公司”进的货,生产厂家为恩华药业集团徐州制药厂。为此,记者致电该制药厂营销中心客户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自升级为一类精神药品之后,我们只供给中国医药集团一家,不知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而该集团监察部的商经理则称,“今年2月25日,我们已经向所有销售商发出通知,要求在5日内将所有没有销售完的送回我们集团。”

  “这就不排除有些销售商尽管没有销售完,还是会先把所有的货款汇到我们集团,造成其手头的已经销售完的假象。因为这对他们来说,可以牟利。从今年3月1日升为一类精神药品管制后,一直在涨价。”

  按照国家有关部门的规定,品、精神药品定价采取参考批发价和参考零售价的方法。

  一盒(10支)注射液的参考零售价格为14元。按照批发加价10%,零售加价15%的差价率,一级麻供点的批发价一般为12.17元,二级麻供点供给三级麻供点,依此类推。按照正常的流通环节,一盒毛利空间为1.83元,利润并不高。

  在国药控股广州有限公司麻药部当了将近二十年采购员的陈秀章说,经营麻、精药品是一种既麻烦又少利润的活。

  记者从一家二级麻供点的供货目录价格上看到,目前三个临床用药较大的品种:盐酸吗啡针、杜冷丁、美施康定片的参考批发价和参考零售价之差分别为4.28元、1.16元、12元。美施康定片在该公司的销量大概是50盒/月。

  而一旦进入非法渠道,这些麻、精药品的价格便可以暴涨。一箱(240盒,一盒10支)注射液,2004年以来价格高达每箱5000元左右,按每支含0.1克计算,一箱注射液可以提炼出240克固体,1克“”售价大约在200元左右。此时,其价格就飙升近20倍。

  如果定点生产药厂直接供应给非法制毒工厂的话,利润更惊人。原料药的价格是每公斤1600元,经过层层加工后,每公斤售价55000元,那么生产环节的利润是34倍,而当这些“”流入到吸食环节,每克“”售价200元,每公斤售价就高达20万元,利润更攀升125倍。

  从普通的合成化学原料到娱乐场所中发现的“”,价格从每克成本1.8元钱到200元。各个环节下来,用制造原料来制造“”的方法,利润率甚至可高达10000%。与、等传统毒品比较,“”的利润更高,周期更快,这也是它很快蔓延的主要原因。

  同样,的正常渠道销售价格,0.25mg规格零售价为16.7元每瓶(50片),而到了倒卖者手里,便暴涨至300元每瓶。

  在大量麻精药品非法流失的同时,却是临床使用上的“短缺”现象。管用矛盾是目前麻、精药品管理中最突出的问题,也是此次国务院新颁条例正试图缓解的矛盾。

  按照原先的管理体制,麻精药品的所有监督管理、审批权限在SFDA,由国家指定生产企业,审批生产计划和生产数量。流通领域采取二级供应体系(二类精神药品采取三级供应),生产企业直供全国唯一一家经营企业中国医药集团,再由国药集团向全国400多家二级麻供点供应,二级再向三级供应。

  品和一类精神药品的销售、运输和储存过程要求五专:“专人负责,专柜加锁,专用处方,专用账册,专册登记”。

  由于严格的管制以及认识上的模糊、“谈麻色变”、容易导致滥用等因素,造成了临床应用的短缺。

  根据国药集团麻药部对2005年上半年全国品和一类精神药品的信息统计显示:上报药品流向数据的二级批发商有348家,其中有315家按时填报数据,仍有33家没有按时填报数据。

  为减少流通环节和病人用药的便利,体现“用得上”,国务院出台的新管理条例中,除将增加全国性批发企业之外,还放开了区域性批发企业、医疗机构直接向全国批发企业、生产企业进货的权限,同时,医疗机构申请购用量和病人使用麻卡的批准权也转移至医院,进一步理顺管理机制。这同时也预示着监管环节任务的进一步加大。

  药品零售业套取医保金:“猫腻”就在收银台(2005/11/28/ 11:52)

标签: #二类精神药品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