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信:A股股票将于8月20日上市交易

百诺体检网 16 0

  (601728)8月18日晚间公告,公司A股股票将于8月20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简称为

  、和的回A情景如出一辙,而前两者的结果是破发,那么会否步其后尘走上破发的不归路?

  8月12日晚上,(601728.SH)对外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结果的公告;公告显示,本次发行共出现了8638.62万元的弃购金额。

  本次发行采用向战略投资者定向配售(以下简称“战略配售”)、网下向符合条件的投资者询价配售(以下简称“网下发行”)和网上向持有上海市场非限售 A 股股份和非限售存托凭证市值的社会公众投资者定价发行(以下简称“网上发行”)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发行价格为4.53元/股,略高于其每股净资产4.49元。

  贵为国内通信市场三大运营商之一,同时亦是中国A股近十年最大IPO,但中国电信此次新股发行的结果却差强人意,其高达8638.62万元的弃购金额更是超过了(601916.SH )在2019年创下的6628万元纪录,排在(601658.SH)的6.53亿元之后,为史上第二高。

  在这8638.62万元弃购金额中,网上投资者未缴款认购金额为8578.45万元,网下投资者未缴款认购金额为60.17万元。公告同时还透露了放弃认购的网下投资者具体名单,他们分别是:梁永春、吴鸿智、杨英(未足额缴款)和亿创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记者翻阅资料发现,上述弃购名单中不乏牛散身影。比如梁永春这个名字,曾于2015年底凭14.6万股跻身(603020.SH)十大流通股东,当时市值高达800多万元;其后又在(300763.SZ)2019年中报的十大流通股东现身,持仓6.42万股,当时市值约为280万元。

  吴鸿智则是(002975.SZ)十大流通股东的常客。数据显示,他早于2020年三季度以29.51万股首度进入十大流通股东;至2020年底,其持股数增加至30.24万,而到了2021年一季度,持仓数再度增加约10万股达到40.79万股,名列十大流通股东第4位,当时市值约为3408万元。

  而杨英更为显眼。在2021年一季报中,她先后出现在(603869.SH)和(002342.SZ)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仓分别为805.5万股(约6879万元市值)和240万股(约1010万元市值)。

  此外,亿创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虽然此前并未出现在A股市场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当中,但它显然亦是A股市场的常客,在8月初沪农商行(601825.SH)的新股认购名单当中便有其身影。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陈光明。

  无论如何,高达8638.62万元的弃购金额足以让市场震动,毕竟A股市场素有新股不败神话,只要中签大概率都能够盈利,如果没有一定的原因,谁会把即将到手的利润丢弃?

  对此,某上市券商深圳营业部的一位资深投资顾问对记者表示,最主要还是定价偏高所致。

  中国电信本次A股发行价为4.53元,而其港股价格才3.13港元(合2.6元人民币),溢价率高达74%;虽然A股素有比H股价格高的传统,但截至周五收盘AH溢价指数仅为136.98点,而且是盘子越大的其溢价率越低,甚至折价;像中国电信这种巨无霸身段,未来其溢价率向AH溢价指数靠拢是趋势所向,那么破发就是大概率事件了。

  “如果看好中国电信的发展,作为一名合格的价值投资者,其最适当的操作应该是通过港股通低价买入中国电信H股,而不是高价申购其A股。” 该投资顾问进一步指出,中国电信之所以把发行价格定在远高于其H股价格的4.53元,是因为A股有“发行价格不低于每股净资产”的规定,而港股市场上破净的股票比比皆是,两者的差异造成了这批回A概念股的困局。

  该人士同时认为,“面临这一困局的,中国电信不是第一个,而不会是最后一个;此前回A的和,一样的以高溢价率发行,一样的遭遇了巨额弃购,最终的结果就是破发。所以,对中国电信不要抱太高的期望了”。

  那么,作为本次发行的主体,中国电信又是如何看待数目巨大的弃购金额?为此,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上的联系方式进行了电话采访。

  该公司一位徐姓工作人员在电话连线中回应道,这个不存在发行价过高的因素;因为在这8638.62万元的弃购金额当中绝大部分属于网上投资者的,当他们在认购的时候发行价格已经出来了,“如果他们不接受这个价格,又怎么可能去申请认购?所以,更合理的解释,应该是由于一时的资金周转不顺或者别的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了没有及时缴款而已”。

  除了没有及时缴款这个因素,还有没有可能是一些投资者恶意弃购?证监会对此有没有相关的惩罚措施?

  对此,该工作人员表示,证监会对这一情况是有相关规定的,具体是如果某位投资者连续12个月内累计出现3次中签但未足额缴纳认购资金情形的,将被列入限制申购名单,自其最近一次放弃认购次日起的180日内不得参与网上新股、新债申购。

  他进一步指出,根据本次发行的规则,这些弃购的股份会由联席主承销商负责包销,所以不会对市场造成什么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电信的联席主承销商包括: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翻阅其招股说明书,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联席主承销商之一,它却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国际有限公司持有中国电信H股750000股淡仓。

  淡仓是港股市场的一个专业用语,可以粗略理解为做空或持有看跌期权。 那么,这种一边充当A股主承销商,另一边却在做空对应的H股的行为有否违反相关法规?

  记者本想就此问题采访,但其在招股说明书中留下的联系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而中国电信上述工作人员对此的回应则是,“我们现在发行的是A股,他们却是在H股那边操作,虽然有港股通,但毕竟两个市场还是不太相通,所以没有什么必然的关联。至于承销商在发行期间能否做空相关股票,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有这方面的法律法规”。

  该工作人员进一步补充道,这个8638.62万元的弃购金额虽然从绝对数值上来看有点大,但从整体上来看其实并不大,因为本身这次的发行规模很大,按照此前A股市场新股发行的弃购比例来讲,还是处于一个合理的范畴,承销商绝对有能力包销。

  正如中国电信相关工作人员所说的那样,近年来新股发行中确实屡屡出现弃购现象,且有“常态化”趋势,比如近期披露上市发行结果的(605589.SH)、(688733.SH)等均出现了弃购,但金额一般较少,以千万元以下居多,千万元级别以上的甚少,超过6000万元的更是屈指可数。

  据记者的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新股弃购金额超过6000万元的有3家,分别是的6.53亿元、的6628万元和本次中国电信的8638.62万元。值得注意的是,三者之间存在很多共同点。

  公开资料显示,是在2019年11月发行的,其发行价格为其当时的每股净资产4.94元,而当时H股的价格在3.7港元附近,溢价率约60%。该股上市第一天仅录得不到1%的升幅,第二天便宣告破发;截至周五收盘于3.60元,处于深度破发当中。

  而在浙商的弃购名单中,亦疑似出现了多位牛散身影:比如长期霸屏(603258.SH)十大流通股东、持股市值过亿的徐德发;专注于ST板块炒作、曾先后进驻ST中孚(600595.SH)、ST节能(000820.SZ)和ST天首(600595.SH)等股票十大流通股东的周仁瑀;还有方小琴、蒋根青和林梅英等等。

  是在2019年12月份发行的,其发行价格5.50元略高于其当时的每股净资产5.49元;而当时H股的价格在5港元附近,溢价率约32%左右。由于溢价率较低,所以该股上市第一天虽然仅录得不到2%的升幅,但其后股价仍能在发行价上勉强支撑了将近两个月才宣告破发;截至周五该股收盘于5.33元,算上派息分红仍然处于破发中。

  而在邮储的弃购名单中,更是明星:除了坊间久负盛名的价值派牛散毕树真外,甚至连著名私募领袖人物但斌旗下的深圳东方港湾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上市公司(002745.SZ)旗下的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亦在列。

  盘子大、高溢价率发行、弃购金额高且有牛散身影,浙商、邮储银行和中国电信的回A经历如出一辙。而前两者的结果是破发,那么中国电信会否步其后尘走上破发的不归路吗?记者将持续关注。(来源:经济观察网)

标签: #股票中国电影发行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