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首现期货化交易:把电影当股票卖

金融信息网 29 0

  “把电影像股票一样卖出去”。大型古装动作悬疑片《大唐玄机图》不久前在首届北京国际电影季上刚一亮相,就以这一理念大赚眼球。

  尽管天津艺术股票因呈“妖股”走势,用两天的时间走完一个月的行情而一度被叫停,尽管郑州文交所因涉嫌非法文物经营,参与交易者“钱途”未补,尽管美国电影期货因争议太大已于今年年初停止发行,但这些似乎并没有减慢中国电影市场份额化的步伐。作为深圳文交所隆重推出的首个电影资产包,《大唐玄机图》还没开拍,就把自己“证券化”,变身为理财产品上市发行。

  而深圳文交所在去年就把中国画家杨培江的12幅书画作品,在估价240万元的基础上进行拆分,以每份2000元私募发行,并成功实现挂牌交易,时任深圳文交所常务副总裁的建东也因此成为国内外将艺术品类证券化制度设计的第一人。

  去年,业内人士还认为,由期货市场为电影制片商管理财务风险的新招数离中国市场还很遥远,但今年,电影期货化交易、艺术品股票等文化产权交易新方式就已在国内遍地开花。天津文交所爆红后,各地文交所纷纷上马,目前,天津、上海、深圳、成都、郑州5个城市都在争相叫卖各自的艺术品股票、电影股票,一时间,文化艺术市场“炒概念”、“卖明天”的场景此起彼伏,热闹非常。

  据出品方介绍,《大唐玄机图》最为与众不同的是它的“权益共享”融资模式,此模式以电影版权所蕴含的未来预期收益为基础保证,由交易所及交易商进行收益权份额的定向转让,从而募集到电影拍摄及制作所需资金。目前其资产包的标的物一共两部分,一是电影的未来盈利,二是电影版权的预期盈利。

  “通俗地说,就是把电影产品像股票一样卖出去。电影资产包上市后,普通观众也可以在交易所开个户,用万元或者千元投资我们的电影。”深圳世纪领军影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大唐玄机图》制片人李菲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讲,以资产交易所为平台的权益融资模式可以让电影制作方和观众实现经济上的“双赢”。

  无论是融资模式还是投资品种,电影收益权认购和转让都是国内外首创。而在金融操作可能带来泡沫,以及部分文化产业发展无规律、欠监管、不透明的背景下,这些文化产品的创新融资行为,究竟能走多远?

  在目前中国影视业融资结构中,银行贷款及分散的、非专业的投资者仍是主力。“之前投资艺术品必须将其整个买下,往往需要数十万、上百万元的资金,投资身价动辄高达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电影,对于投资者来说更是不可想象。”一些投资者认为,电影资产份额最大的创新就是降低了电影投资门槛,让个人投资电影成为可能。

  “电影是一个现金流比较稳定的文化产业,这种全新的电影融资方式,有望成为目前国内电影制作发行的补充模式。”建东认为,在这种模式下,投资者未来的收益取决于电影的票房、版权以及衍生品收入,广告植入也是收入之一。

  时下,虽然艺术品份额化交易以其平民化面孔吸引着普通投资者,但规则的不确定性、定价体系以及其背后暗藏的巨大风险,还是让投资者犹如坐上了“火山口”。

  “艺术品份额交易是一把双刃剑,风险正来自模式创新所带来的优势。”有相关专家分析说,通过份额拆分、当天买卖等交易模式,文交所以及艺术品资产份额成功地放大了交易量,促进了交易的活跃性,投资者能够在市场中获取利润。但交易活跃后,艺术品极有可能被过度交易,导致艺术品资产份额短时间内暴涨暴跌,这也是风险所在。

  正如股票上市时定价很重要一样,电影收益权分拆上市,市场最关心的是怎样评估价值。尤其是电影尚未拍成,怎样预估其票房等收入?和本身具有收藏价值的艺术品相比,“看完就拉倒”的电影分拆上市后又有多大的利润空间?会不会同样被爆炒?

  “从制作流程上看,艺术品多为一次完成,很难形成产业链,对生产力也很难有推动。”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产业院院长魏鹏举认为,相比之下,电影票房期货则比艺术品股票要好得多,因为电影从制作到放映带有生产性,能够持续获得产出,也对文化生产力各个环节有推动。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标签: #股票中国电影发行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