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的“出日本记”:藏身乐器箱、私人飞机转运

金融信息网 33 0

  藏身乐器箱、假护照过海关、私人飞机转运……就在全世界都沉浸在2020新年到来的喜悦之中时,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却把警匪电影里的桥段搬到了现实生活中,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海外逃亡。对于扣留了戈恩近一年的日本警方而言,这无疑是一份惊悚的新年礼物。更尴尬的是,戈恩的逃亡地黎巴嫩与日本之间并没有引渡条约,日本警方要想让戈恩再回来受审,可不是一件易事。

  想尽办法逃出日本的戈恩终于如愿以偿。当地时间12月31日,黎巴嫩外交部以及戈恩本人发布的声明都证实了,他的确已经身在黎巴嫩。在声明中,戈恩颇有些扬眉吐气的意味,“我不是逃离逃离正义,而是从不公平和政治迫害中获得了解放……将再也不受不公正的日本司法制度束缚。日本的司法制度明显无视其应遵守的国际法和条约,以有罪为前提,歧视蔓延,基本人权被侵犯。”

  消息一出,便引发了轩然大波,舆论的关注点都在于戈恩究竟是如何逃出日本的。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东京机场被日本检方逮捕。在20天拘留期限即将期满前,仍在拘留所的戈恩于12月4日和21日再次被捕。2019年3月5日,戈恩在缴纳10亿保释金后,第一次获得保释。1个月后,戈恩于4月4日因涉嫌违规挪用资金,再次被捕。之后戈恩又缴纳了5亿日元保释金后,于4月25日再次获释。

  而在保释期间,戈恩不能离开日本,一直受到当局24小时的人力与视频严格监视,他所持有的法国巴西和黎巴嫩护照均交由律师团保管,且未经允许不得与其黎巴嫩籍的妻子联络。更蹊跷的是,日本出入境管理局表示,并未发现戈恩的出境记录,其律师团也称对其行踪一无所知且仍妥善保管着其护照。

  关于严密监控下、戈恩如何出逃的故事,黎巴嫩媒体给出了最初的版本。黎巴嫩MTV电视台报道称,戈恩藏身于“装乐器的箱子”里,从日本一座地方机场出发,达成私人飞机经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转机,最终抵达黎巴嫩贝鲁特。之后法国《回声报》等媒体披露称,戈恩可能是在12月29日晚些时候抵达贝鲁特拉菲克·哈里里国际机场。而日本国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关西机场办公室也确认,2019年12月29日晚关西机场有一架私人飞机起飞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如此看来,戈恩藏身箱内、假造护照、搭乘私人飞机的“逃亡”故事似乎八九不离十了。不过目前,各方还未对消息的真实性予以确认。黎巴嫩外交部也表示,并不清楚他离开日本和抵达贝鲁特的细节。

  事实上,如果没有一年前与日产公司的翻脸,戈恩回黎巴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戈恩今年65岁,黎巴嫩裔,出生于巴西,获得了法国和黎巴嫩双重国籍;且戈恩的妻子现在就居住在黎巴嫩。

  对于日本政府来说,戈恩的出逃将会是头疼的大难题。日本法院原定今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但问题在于,黎巴嫩与日本不存在司法合作协议,也没有引渡协议,这意味着日本当局要想审理戈恩,难上加难。目前尚不清楚当局可能采取什么措施。不过,日本东京法院表示,尚未取消对戈恩出境的禁令。负责戈恩刑事案件的日本检察官也称,不知道戈恩严格的保释条件有任何变化。

  “如果这一出逃消息是真的,我们必须假设他违反了保释条件,这种行为不可原谅,是对日本司法制度的背叛。”戈恩在日本的法律团队负责人Junichiro Hironaka曾这样表示。

  除了日本政府,法国政府的立场也有些微妙。路透社在报道中指出,“如果说法国现在不需要什么的话,那就是自由的卡洛斯·戈恩。”事实上,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期致力于支持巩固雷诺-日产汽车联盟,戈恩的出逃或将使得法国和日本之间、雷诺和日产之间的关系再次复杂化。

  当然,更多的关注点在于,随着戈恩的重获自由,围绕在日产-雷诺汽车集团上的好戏将继续上演。此前,戈恩一直坚称自己是清白的,称一些日产高级管理人员反对他推动日产与法国雷诺汽车公司深度融合,继而与日本检察官和政府官员勾结,设计将他“抛弃”。而根据戈恩此次的声明,从下周开始,他与媒体自由对话。就日产方面对于戈恩出逃的态度以及可能会对日产造成的影响,

  即使没有戈恩的出逃,日产公司自身的境况如今也并不乐观。去年9月,在戈恩被捕后,时任日产CEO西川广人又因腐败丑闻被罢免;12月10日,日本证券交易等监视委员会向金融厅提出,由于CEO贪污一案,建议对日产公司进行约24亿日元(约合2211万美元)的罚款。

  日产第二财季的业绩数据显示,该公司在7-9月的营业利润为300亿日元(约合2.7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012亿日元暴跌了70%。与此同时,日产还下调了对于2019财年业绩的预期,预测2019年财年全年销量为524万辆,营收为10.6万亿日元,较此前预期下调了6.2%,净利润为1100亿日元,较此前预期下调了35.3%。

  为了挽回市场信心,2019年12月1日起,内田诚开始担任日产代表执行官兼CEO一职,首席运营官古普塔和副首席运营官关润协助其工作。为了重获信任、恢复业绩,内田诚提出了“复苏”计划,从2020年4月至2022年3月,将从削减成本和提高运营效率方面下手,试图获得数千亿日元的效益。具体包括重建美国业务的实力、提高运营效率和投资、通过导入新产品、新技术和“日产智行”促进业绩稳定增长。

  但在12月24日,仅上任副首席运营官25天的关润就宣布辞职另寻他家,这无疑又是雪上加霜。

标签: #乐器股票